第922章(1 / 2)

宋襄留下,是有很多问题要问,可是看到荣伯烨眼下的乌青,她就问不出口了,反倒是不停地劝荣伯烨休息。

傍晚时分,安戌月醒来,严挚诚的电话也开始轰炸庄园的座机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。

“傻狗!吵死了!”

安戌月接了电话,先在电话里把严挚诚骂了一通,又对着宋襄抱怨。

“儿媳妇,那个谁为什么会来救我们?”

她虽然不聪明,但到底有点年纪,有些事还是看得清的。

宋襄想了想,说自己和荣伯烨算是朋友。

“他不会和你交朋友的。”安戌月一口否定。

宋襄疑惑,“为什么?”

“你长成这样,除非你是南清,否则就是全世界他最讨厌的脸。”安戌月说。

宋襄愣住,不懂这意思。

安戌月咂咂嘴,趴在床上,说:“那家伙和严挚诚都有点毛病,严挚诚会因为有人长得像南清格外厚待,他就不一样了,谁要是长得像南清,他都觉得不配,看着都不顺眼。”

宋想想了想,摇头。

和荣伯烨第一次见面,他发了病,死死抓着她的手腕,第二次见面是请她吃饭,态度也算挺好的。

“你该不会……真是南清转世吧?”安戌月凑近宋襄,撅撅嘴,“真是的话就完蛋了,我要给她做婆婆了。”

宋襄失笑,对于这种鬼神之说觉得好笑。

她陪着安戌月又说了会儿话,等安戌月困了,时间接近九点,庄园里灯光稀疏,她悄悄走出了门。

白天就想细看,当时没有机会。

主宅里没有佣人,上上下下只有几盏旧灯,月光照过彩窗,才让室内有了些许亮光。

宋襄放轻脚步,走过二楼,到了连接主宅和小楼的走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