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6章(1 / 2)

凌晨六点

宋襄带着一身寒气回房间,安戌月睁开眼看了她一下,以为她是去上洗手间了,树袋熊一样从侧面抱住她蹭了蹭。

“儿媳妇,你身上好冷哦,我给你捂捂。”

宋襄应了一声,顺手还帮她拉了下被子。

一夜没睡,脑子却还兴奋着。

想着休息一会儿,但刚闭上眼睛,连熟睡都没到,不小的动静就传了进来。

片刻后,有人过来敲门。

安戌月一头钻进被子里,宋襄去开了门。

外面是个女佣,小声说:“严先生来了,接安女士的。”

宋襄一想,估计严挚诚也是昼夜不停地赶到的,她转头去叫安戌月。

安戌月顶着鸡窝头爬起来,茫然地下床洗漱,好几次都差点摔倒,全靠宋襄在后面护着。

出了房间门,站在二楼,就看到下面站着的严挚诚。

他正抬头看那幅婚纱照,面色严肃冷漠。

安戌月有点不高兴,瘪着嘴走下去,“你为什么现在才来?”

其实已经不晚了,昨天那么多事,就是铁做的人,也不能处理得那么快。

严挚诚看她睡衣松松垮垮的,脸色不大好,脱了外套将她裹紧,二话不说,直接往外走,连跟荣伯烨打招呼的意思都没有。

安戌月想起来宋襄,拽着他停下,“不带儿媳妇走吗?”

严挚诚往上看,和二楼的宋襄四目相对。

之前没觉得有多像,可宋襄散着头发,站在南清的照片旁边,他就觉得有点恍惚。

“儿媳妇,快下来,我们一起走。”安戌月不明就里,朝宋襄挥手。

宋襄站在上面,摇了摇头,“您先走,我还有点事。”

“你和荣伯烨,能有什么事?”严挚诚冷冷开口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