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7章(2 / 2)

严挚诚没跟他客气,一把扯住他的领口,“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,是觉得有南南这个挡箭牌,我不敢拿你怎么样是吧?”

他话音刚落,荣伯烨就变了脸色,强撑病体,攒足了劲儿,当脸一拳砸了出去,犹如困兽嘶吼:“少他么提南南,你也不嫌恶心!”

严挚诚挨了一拳,只是后退一步,指腹揩去嘴角的鲜血,冷笑,指了指车里发疯的安戌月,“装出一副深情模样,那她是什么?!你敢说,你没对不起南南?!”

“没有。”

淡淡两个字。

剑拔弩张的气氛,瞬间冰冻。

严挚诚绷着脸,死死盯着对面的人。

荣伯烨忽然冷笑,看对面的人就像看个傻子。

“二十年了,她跟你解释过,你应该从来就没信过。那我今天就也说一遍。”

他直起身子,强忍喉咙里的血腥味,眼神扫向车内。

“这个傻女人,我他么没碰过,一根指头都没有。”

严挚诚嘴唇紧抿,一字一顿,“我有眼睛!”

“你看,说了你也不信。”荣伯烨从高处走下,经过后座,忽然开了锁。

安戌月正好按着车门,冷不丁车门解锁,她就直接从里面撞了出来。

荣伯烨后退,没有去扶。

严挚诚隔了两步之远,却下意识地上前,将人抱住。

“两个傻逼!要发疯你们自己去发!干嘛找我!”

安戌月没理会他们说什么,一下车就开始哭喊,抬手就往严挚诚身上砸拳头,全是实在的力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