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7章(1 / 2)

两辆车,一前一后,快速穿梭过隧道,一直开到公路尽头的空旷处。

荣伯烨猛踩刹车,骤然停下。

安戌月吓得尖叫,连骂人都忘记了。

前座,荣伯烨开了车门,独自下车。

走到后座,安戌月刚好开了车门,他目不斜视,单手按住了车门,略一用力,就将车门重新关上了,右手按了遥控,将人锁在了车里。

安戌月用力拍车窗,大声喊叫,“荣伯烨!开门!”

男人置若罔闻,定定地站在车边,冷风从身后的林子里吹过来,掀起他外衣边沿,衬得他半边人都融进了黑暗。

严挚诚站在下方,缓缓踩过一路的碎石,隔着黑暗,眼中的阴鸷也能发出骇人的光。

双方对峙,谁也没落下风。

多久没见了,日子已经数不清了。

这二十年,明争暗斗无数,恨不得将对方杀了。

严挚诚走上来,连招呼都没打,猛地一脚踹向了对面人的腹部!

荣伯烨久病,根本扛不住他这一下,用力抓住了车门把手,才稳住身形,踉跄好几步,弯着腰咳嗽。

月光下,似乎是吐了点东西,但看不清是什么。

安戌月坐在车里,眼看着这一下,估计是要人命的。

“严挚诚!你他么疯了!他有病,有病!你想杀了他吗?!”

“我当然想杀他。”严挚诚语气冰冷,走近一点弯着腰的人,居高临下,“起来!”

荣伯烨闭了闭眼,单手捂住胸口,强撑着直起了身子。

他胸口剧烈起伏,状态明显很差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