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(2 / 2)

“您想多了,我跟薄小少爷不熟。”

“不熟他能送你鱼?”严厉寒抬头。

宋襄:“两条鱼而已。”

“二十万的鱼,在你口里已经这么轻易了?”严厉寒反问。

宋襄语塞,她想解释当时的情况,根本不好拒绝薄湛,可是话到嘴边,觉得解释也是多余。

她有点闷闷地低下头,“我会买礼物还给他。”

“一来一去,你们可以从不熟变成熟了。”严厉寒没有要停止话题的意思,口吻里也带了点嘲讽。

宋襄有点烦躁,这人怎么就说不通呢。

她啪的一下合上笔记本,站在了严厉寒面前。

严厉寒:“恼羞成怒?”

宋襄:“天快黑了,我要煮饭了!”

严厉寒:“……”

宋襄大力地抓了两把米,动作大开大合的,好几次手肘都差点怼到严厉寒脸上。

严厉寒同样不爽,收了笔记本,走到另一边去办公。

两张黑脸互相对着,谁也没给谁好脸色。

宋襄单独去了厨房,连烧火都没叫严厉寒。俗话说不争馒头争口气,她硬是自己烧了火,然后前后来回跑,兼顾着锅里的米饭和灶台里的火。

严厉寒在主屋里,键盘敲得飞起,宋襄在厨房里都能听到声音。

宋襄翻白眼,想着等下做好了不叫他一起吃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