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(1 / 2)

宋襄洗完澡出门,发现严厉寒已经走到了主屋前面,俩人相遇,严厉寒面色有点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。

“是外面有蚊子吗?”宋襄主动问。

严厉寒没说话,越过宋襄进了屋内,竟然是帮宋襄倒洗澡水。

宋襄受宠若惊,觉得自己恐怕要折寿,“不用,我自己……”

严厉寒没给她说话的机会,将木桶拖出主屋,然后把水直接倾倒在了院子里。

宋襄本来还想帮他烧水,结果人家也自己搞定了,动作十分利索。

等他准备开始洗,宋襄自觉地往门口走,顺便提醒了一句。

“严总,你可以把手电筒打开,屋内太黑了。”

严厉寒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宋襄茫然,总觉得有点不对,她同样是走到院门口,坐在小凳子上乘凉。

偶尔转身,发现屋内黑漆漆的,什么都看不见,她以为是手电筒光太暗了。

等严厉寒洗完,时间已经接近七点。

宋襄知道他有很多事要处理,提前把笔记本充了电,准备等下一起办公。

幸好乡下的晚间很凉快,没有空调也无所谓,洗完澡的严厉寒明显心情舒畅许多,脸上的阴沉都散了不少。

双方抱着电脑,各忙各的,互不干扰。

宋襄的事处理得很快,严厉寒敲键盘的动静却没停止,于是问题就都砸在了宋襄身上。

就一张床,怎么睡是个问题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严厉寒的电话也一个一个的打完了。

临近十点,问题到了该被解决的时候。

严厉寒合上笔记本,面无表情地往里屋走。

宋襄把床上收拾得很干净,老太太送来的被子几乎是全新的,他勉强还算能接受。

坐到床边,抬头扫到堂屋里的宋襄。

“是不打算睡觉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