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(1 / 2)

是一支钢笔,直直地朝宋襄砸过来,她站在原地没动,做好了被砸到的准备。

严松眉心一收,没有犹豫,在钢笔飞过来的瞬间将宋襄拉开!

哐当——

钢笔坠落在地,瞬间解体,可见严厉寒砸出来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力。

宋襄心脏砰砰砰地跳,喉咙上下微动,步子忽然有点迈不动了。

严松站在她身边,眼珠转动,顺着门缝往里喊话:“少爷,宋小姐担心您的伤,只想见您一面。”

宋襄咬唇,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严松,他这么说,好像她有多担心严厉寒似的。

书房里没了动静,不说同意,但也没了东西砸出来。

严松看了一眼宋襄,小声说:“您请。”

宋襄抱紧了怀里的药箱,艰难地抬动步伐,带着一万分的防备再一次推开门。

门后,顶上水晶灯全都开着,灯光亮得有点刺眼。

房间里的设计是高低层,严厉寒所在的地方比门口要高两级,宋襄站在下面,自然就有被俯视的感觉。

她小心地走过去,办公桌后面的旋转椅却是背对着她的,她看不到严厉寒的表情。

“严总?”

没回应。

宋襄叹了口气,将药箱放下,从里面拿了消肿的喷雾,心情忐忑地走上一级台阶。

严厉寒双腿交叠坐在旋转椅上,眉心堆成了小山,眼睛紧闭,一点要睁眼看她的意思都没有。

宋襄松了口气,心想他不睁眼最好,她现在也不想看他那双眼睛。

她攥紧手里的喷雾,走到严厉寒身前,小声道:“我帮您上点药。”

严厉寒嘴唇抿成了一条线,不爽得很明显,照样是没给反应。

宋襄吸气,俯过身去,伸出手,想要撩开男人额前的碎发。

然而她刚伸手,严厉寒就猛地睁开了眼睛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宋襄惊呼出声,吓得一激灵,低头就对上了严厉寒那双阴森森的眸子。

“刚才不让我碰,现在上赶着来招惹我?”

他面色不屑地哼了一声,随即一把甩开宋襄的手。

男人用力太大,宋襄往后踉跄一大步才站稳。

她转了转手腕,不动声色地消化疼痛,硬着头皮迎向严厉寒的眼神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